人物|郭爽 微笑着和18年的骑车岁月告别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5-25 12:27

人物|郭爽 微笑着和18年的骑车岁月告别

2018-05-25 10:14来源:骑行家退役/自行车/宫金杰

原标题:人物|郭爽 微笑着和18年的骑车岁月告别

采访、编辑:Caesar

图片:骑行家、视觉中国

“真的退役了?”

“真的退役了。”

“为什么选择退役?”

“年龄太大了,我都32了。不能再干了,再干就崩溃了……哈哈哈。我从1999年10月开始练自行车,差不多到去年决定退役的时候,正好十八年。再练下去感觉人生都没意义了,好像全部的时间都耗在这里了。”

“能离开么?舍得么?”

“怎么说呢,这种生活太枯燥了。每天都是一个模式,一直走了18年, 7点起床,7点半吃饭,9点训练……早晨起床,上午训练,中午吃饭,下午训练,晚上睡觉。每一天都一样,一天不练都不行。”

郭爽退役了,但是其实她从来没有正式对外宣布过。她在去年的全运会之后坚定地告别了自己的骑车岁月,就像和过去的那个自己决绝地说了再见。她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一段比运动生涯更为长久的“正常人的生活”。

其实这和国内绝大多数的运动员一样,他们在某个契机下悄然结束了自己多年的运动员生涯;但郭爽又和绝大多数运动员不一样,她有着堪称辉煌的运动成绩,没有经历过大的伤病,在去年的全运会上,代表上海队再次获得了一枚金牌,同时,她还是一个在微博上拥有着84万粉丝的大V。其实她只是把退役看作是一件自己的事情,似乎没必要广而告之,在郭爽看来,全运会的凯林赛夺冠是一种“圆满”的方式,她说这是上天给予她的机会,其实关于退役的“仪式感”,在她的心里已经完成了。

少年出国是最幸运的事

1986年出生的郭爽,是内蒙古通辽人,13岁被启蒙教练选中,进入吉林体校开始练习自行车项目。两年后的2002年,郭爽因为努力的训练和过人的天赋,通过选拔到了国际自盟自行车培训中心(瑞士)训练,主攻女子场地争先赛。“当时吉林队没有我这个项目(场地争先赛等短距离项目)。在体校的时候青少年有这个项目和队伍,然后从体校到省队就没有了。所以我是从体校直接到的国外,其实等于跨过了省队。”

13、4岁的郭爽只在国内参加了少年组的比赛,然后便开始了6年多的国外训练和生活。随后的几年里,郭爽六次夺得青少年组世界冠军,2003年世青赛上获得500米个人计时赛和争先赛两块金牌,被看作中国场地自行车的希望之星。

2002年1月,15岁的郭爽只身前往瑞士。瑞士的训练环境更像是一个“训练营”,食宿等生活方面的问题并不需要自己担心,其中有众多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运动员,郭爽的年龄在里面是偏小的。她从02年一直待到07年回国,期间每年只有在10月赛季结束后才能回国一次。这六年成为郭爽生命中最值得回忆的一段时光,她在训练的同时学会了英语、法语,并且逐渐成长为一名成熟的运动员,跻身女子场地短距离项目世界前列。

“我最大的幸运就是能够在早期去国外训练,而且我也坚持下来了,期间国内零零散散过去很多运动员,但是像我这样长期坚持在那边的并没有。第一年去国外挺想家的,也非常不适应,后来慢慢就习惯了。其实我当时还没有达到那样的一个水平,但是却得到了一个机会。这段经历对我来说比拿到这么多奖牌,更值得回忆。它对于我的影响除了成绩,还有生活方式、生活态度的改变。我的性格本身是随性的,喜欢自由的,我会要求自己把该做的做好,但是不希望别人管,这也是我喜欢国外生活的原因之一。我觉得这个机会和这段经历是我最大的幸运,这决定了我在多年之后能够成为今天的我。”

2005年,19岁的郭爽在第十届全运会上战胜了当时的中国场地自行车一姐姜翠华获得女子争先赛冠军一举成名;2006年,她在世锦赛上获得女子争先赛和凯林赛两枚铜牌;2007年,郭爽在世锦赛上再进一步获得银牌,并在当年的亚运会和亚洲锦标赛上轻松夺冠。随后,她得以在家门口参加了人生中第一次奥运会,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郭爽获得了场地自行车女子争先赛季军,这是这个项目第一次进入奥运会,也是中国在这个项目中获得的第一枚奥运奖牌。2009年世锦赛,郭爽在自己最喜欢的项目——凯林赛中夺冠,这是中国选手在这个项目上第一次获得世界冠军。

至此,其实郭爽的荣誉中已经只剩奥运金牌未能获得,2012年,她和宫金杰迎来了获得中国自行车项目首枚奥运金牌最好的机会。

失之交臂与坦然接受

国内的专业运动员,运动周期基本是四年一次,围绕全运会进行。对于郭爽来说,或许以奥运周期来算更合适。18年的运动生涯中,她看别人打了两届奥运会,自己参加了两届奥运会。拿了奥运奖牌,却与金牌失之交臂。之后在家看着曾经的队友实现中国自行车项目奥运会金牌零的突破。

她对这一切都坦然接受,那些在别人看来的成功失败、得而复失在她看来,其实并没有掀起巨大的波澜。说她豁达也好,说她大气也罢,郭爽说这就是她的性格,“再赢一个冠军又能怎么样?”“没拿到金牌又能怎么样?”她经历过失败,也获得了太多的荣誉,回过头来看,郭爽没辜负过自己,她在职业生涯的每个时期都努力做到做好,所以也就没什么所谓的“遗憾”。

时间回到2012年,这是郭爽第二次参加奥运会。除了她和宫金杰搭档的女子团体竞速的项目外,她还身兼凯琳赛和女子个人争先赛等个人项目。最终,她在这三个项目中获得两枚银牌(团体竞速赛、女子凯林赛)和一枚铜牌(女子个人争先赛)。

“其实2012年伦敦奥运之前,我和宫金杰的组合并不强,团体竞速这个项目也是首次进入奥运会。本来我们赛前的目标是一枚奖牌,因为在奥运之前的比赛中,我们从来都是第二、第三,没拿过第一。8月奥运,4月世锦赛我们第三,英国、澳大利亚都在我们前面,而且差距不小。但是比赛的时候,我们的状态非常好,一下子就出乎意料了,两破世界纪录,进到决赛真的没想到。”

出人意料的发挥,给了众人太多的期待。在决赛中,郭爽和宫金杰的组合本可以实现中国自行车项目奥运金牌零的突破,事实上她们也做到了。决赛中,中国组合战胜德国队,但随后裁判认定中国队犯规,金牌得而复失。

“最后金牌被判罚掉,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判罚,哪里犯规。比赛中,裁判的判罚是没法更改的,我们也没有办法。你有机会拿,但是就是没拿上,那或许就是我命里没有这个金牌,只能这样安慰自己。在当时来说,因为我之后还有个人的项目,所以判了以后其实也没什么。这和我的性格也有很大关系。虽然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改变不了。那就接受呗。”

没能拿到奥运金牌的郭爽,依旧是中国场地自行车项目中那个最耀眼的人。两银一铜的成绩也十分优秀,对于彼时的郭爽来说,下一个四年仍旧是值得期待的。然而,四年之后的里约奥运会,郭爽没能出现在中国代表队的名单中,她的老搭档宫金杰和她之后的新搭档钟天使的组合,在这一届奥运会上终于夺得了女子团体竞速的金牌,这是努力了16年后,终于实现的中国场地自行车项目的梦想。郭爽在吉林训练,看了比赛的直播。她在微博上写道,“恭喜钟天使和宫金杰,在里约奥运会为中国夺得首枚自行车奥运金牌,当你们站在领奖台的时候也许别人看到的是你们的辉煌时刻,但我身为亲身经历过备战奥运会的人,我更多的是佩服你们在备战过程中那种坚强不屈的精神和某种抗压能力。你们是中国人的骄傲,更是我们从事自行车项目人的骄傲,向你们致敬。”

此时的郭爽,只能在遥远的家乡送上祝福。她同样激动,只是自己没能再次站上奥运的舞台,“别人都替我遗憾,其实我自己也觉得没什么吧。论实力,我确实不如宫金杰、钟天使他们,如果是我选择队员,也会选择他们。宫金杰和钟天使的组合对于这枚金牌的把握非常大,她们搭档之后,基本都是冠军,没有失常过。这和我们12年的时候情况完全不同。我的项目,争先、凯琳,偶然性都是很大。你有实力,但是不一定能拿冠军。所以我的心态很平和,我也能接受,并且为她们祝福。”

里约奥运会,团体竞速赛是中国代表队自行车项目中获得的唯一一枚奖牌,只是这枚金牌价值连城,似乎其他的都不重要了。而落选的郭爽,也再没有机会去完成她个人在奥运上的突破了。

“除了奥运,其他个人项目的荣誉都拿到了,其实这终究是不圆满的。我有时候开玩笑,如果太圆满了,不就没啥聊的了么。有时候一聊这个话题就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其实我本身挺坦然的。”

过正常人的生活

16年里约奥运之前,郭爽已经从吉林转到上海,奥运落选之后的2017年,她代表上海队参加了第十三届天津全运会。在这届全运会中,她和钟天使搭档获得了女子团体竞速的铜牌,而在个人项目中,她在自己最喜欢的凯琳赛中夺冠。她的实力还在,她的竞技状态也还在。不过她自己知道,这或许是她作为自行车运动员参加的最后一次比赛了。

“全运结束以后就决定了退役,其实没有具体的事情影响,就是练的时间太久了,一般专业队的也很少有练这么长时间的。去年全运会再次拿了冠军,我觉得老天已经是照顾我了,这是一个非常圆满的结局。再拿冠军又怎么样呢,我从内心来说已经很知足了。我觉得这是上天对我的眷顾,让我圆满地退役。现在还有人想让我复出比赛,但是肯定不可能了。其实我的身体、体能状态都还挺好的,也没有大的伤病。但是我一定不会再练了,主要是心理上的变化。”

心理上的变化,如今在郭爽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在退役的半年多时间里,她跳出了那个陪伴了她18年的250米一圈的场地,她和相恋十年的老公唐琪完婚,到夏威夷度蜜月、回到美丽的家乡科尔沁、到自己之前没去过的地方旅行、和老朋友见面……

“当运动员的时候,总感觉有一块石头压着你,那时候就是专心训练,从来不想任何事情,从来不接触外界。但是如果你接触外界,可能也就不会有那么好的成绩了。那时候你的生活,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围绕训练和比赛的,其他的都是次要的。现在看,真的挺漫长的,这18年虽然辛苦,但是还是值。因为它带给你所有的东西,给了你成绩,给了你荣誉,给了你生活的一切。如果我以后有孩子,喜欢这个,我还是会让他练,不会说因为我经历了这么多年枯燥的训练,就阻止他,不会的。”

专业运动员的一点一滴,所有的时间都是围绕训练和比赛展开,这样的生活其实绝大多数的“外界人”看来很难理解。而跳脱出这种环境,不是仅仅说一句退役那么简单,精神和心理上的改变并不容易,用郭爽的话说,就是怎么样让自己变成一个融入社会的“正常的人”。她需要在享受自己当下状态的同时,去改变、去适应。

“我记得你之前问我,下一步做什么。坐办公室?自己做点什么事情?我也不知道。我就是先调整,需要很长时间去适应。我不能再过那种生活了,要换一种模式。以前的自己,心里永远想着训练,无论做什么都放不下。现在我出去走一天,不会再想着第二天要怎么样,这种改变其实是最明显的。我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去生活,可以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其实我是给自己放了一年假。我觉得我们专业运动员可能心理都有点问题。换句话说,我已经压抑了18年了。”

如今郭爽不会再为了按时吃早餐而早起,但是还是习惯性的七八点就醒了,没有什么所谓的睡到自然醒,只因为这是多年形成的习惯。当她走在大街上时,人多了就会很着急,坐地铁挤、买东西排队,就会很烦躁。她从来没有真正融入一座城市去生活,去体会“正常人”的生活是什么样子。她要在主观上告诉自己,我现在的生活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生活可能过20年,但是现在的生活是要过40年、50年的。这是正常的生活,这种方式才是长久的。”

笑着和过去告别

退役的决定并不艰难,在郭爽还没做出决定的时候,她的老公和父母便劝她退役了。老公唐琪曾经也是一名场地自行车运动员,拿过全国冠军、亚洲冠军,与她有共同话题,默默地支持她,他们相恋了11年,终于在去年完婚。而她的父母在过去的这些年,几乎现场观看了她在国内的每一场大大小小的比赛,甚至像她自己一样熟悉她的对手们,父母是她的铁杆粉丝。

“我很幸运,父母和老公都非常支持我,懂我。我才能练这么多年。而现在他们都让我退役了,我还坚持什么呢?”

如今的郭爽,和曾经赛场上的她最大的区别就是,笑容更多了。比赛中的郭爽专注、冷静,无数次的站上领奖台接受众人的注视和媒体的采访,她的笑容是礼貌的、大气的,也是有限的,而如今,她的笑容是开朗的、轻松的,也是开放的。关于过去的经历,她都能够一笑而过,无论是失败、沮丧还是遗憾,都成了笑谈。她甚至可以开心地说,“我真的不喜欢自行车。”

“其实即使我练了很多年,还是不觉得骑车是一件我喜欢的事。而是因为我最初选择了,没有退路了。如果成绩不好,可能还有选择,但是偏偏我的成绩还很好,反而没有退路了。后来可能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但是我觉得那其实是感情,因为时间长了有感情了。”

郭爽是笑着说这段话的,说到“感情”这个词的时候她被自己逗笑了。

退役以后她去了很多地方,纯旅行,自己想到哪,觉得挺好就去。这和以往她到世界各地比赛,走马观花的到地标性建筑前拍张照片完全不同。

而她最近也观看和参加了一些儿童滑步车的活动和比赛,她笑着说,“如果我在那么小的时候就接触自行车,也许我真的会喜欢上它,甚至我会早几年夺冠。”其实她也想在业余时间尝试尝试骑山地车或者公路车的感觉。

你要多努力,才能显得毫不费力。如今的郭爽有一种发自心底的洒脱与快乐。与很多运动员不同,她对于当下生活的享受和乐观态度与过去枯燥漫长的运动员生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无论是曾经的成绩还是过去的痛苦,都融化在她的笑容里,变成了她自身的一部分。郭爽笑着和过去告别,就这样奔着普通人的生活而去。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